カルマ

辣鸡文手画手一个。
fgo咸鱼一只。
杰基尔厨 小莫厨 杰莫最好了。
苍骑(伪)萌新
同时还混RWBY、传说系列、锁链战记、APH、丹书等圈子……
学生党一只 所以更文时间大概会隔得比较长 不定时更(主要还是我懒 然后没什么时间)
嘛 请多多指教啦!
QQ号:3257328783 同好有意愿扩列可加!

Shadow【杰莫向】

什么都没有祝小天使生快重要! @原析(中考暂弧) 

是一篇贺文……大概……

好久没写文了都不会了……请原谅我…………


ooc特别严重注意。学园设定。私设如山(学生会长杰基尔x体育生小莫、呆毛小莫是姐妹设定)注意避雷。

———————————————————————

莫德雷德有些在意自己邻座的男孩。


他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是个不管做什么都力争做到最好的优等生。还是受所有学生爱戴的学生会长。

他不论冲谁都会面露微笑,用和蔼的语气向人搭话,温柔地劝说他人。

他对所有人都很好。而大家也都喜欢和他来往。

真是个怪人,莫德雷德想。我是在羡慕他吗?


莫德雷德和自己的姐姐阿尔托莉雅关系不太好——或者说她在跟自己的姐姐较劲——这点在学校了是众所周知的。

阿尔托莉雅是个全能型的好学生。

莫德雷德羡慕她,想要取代她。

可是她做不到。

她只好换了一种方法——她开始成心跟阿尔托莉雅对着干。也因此惹了不少麻烦。


“唉。”金发的学生会长叹了一口气。“你又来了啊,莫德雷德。”他轻笑着把刚泡好的茶递过去,看着眼前的少女。

“嗯,怎么了?”莫德雷德别过头去。“今天又要我做什么,学生会长先生?”

每次莫德雷德犯了错误后都会被“押送”到学生会来。杰基尔并不责备她,只是让她帮学生会做一点事当作惩罚。虽然一开始她不愿意,但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杰基尔每次也会像待客一样招待她。

杰基尔思索了一下。“今天有一些书要搬到旧校舍去。你愿意帮我吗?”他指了指放在沙发旁的一摞书。莫德雷德没有回答,走过去搬起一大半。杰基尔拿起剩下的,走了出去。


他们从旧校舍出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夕阳西下,将人影拉的格外的长。

莫德雷德伸了个懒腰,目光突然落到杰基尔的手上。为了搬书,杰基尔难得地把手套摘了下来。

指甲修剪得好干净。莫德雷德心想。想要……触碰……。

“我在想什么啊!”她小声嘟囔着,却任由思绪发展下去。

很小的时候,阿尔托莉雅也曾牵过她的手。是什么时候放开的呢……?那时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无以得知。

她伸出手去,却又很快地缩了回来。——无法开口。无法主动去牵他的手。

她低下了头。看到的是长长的影子。

莫德雷德灵光一现。她轻轻抬起手来。

——两人的影子重合到了一起,就像牵着手一样。

虽然没有触碰到,但好像有一点点温暖。莫德雷德想。


杰基尔突然转过身来。他向她走去。

莫德雷德赶忙把手藏到背后。

“莫德雷德。”他呼唤了她的名字。她抬起头来。

“你……一直在仰慕着你的姐姐,对吧?”他继续说道。“仰慕她,渴望成为她。”

莫德雷德瞪着他。“你想要说什么?”她说。

“你不必活在她的影子里。你不必活在任何人的影子里。你就是你啊,莫德雷德。是独一无二的你哦。”

他说着,走上前轻轻牵起了她的手。






(小番外)

杰基尔晚上回到宿舍一直在思索自己今天所做的事以及为什么会被莫德雷德煽一巴掌。

直到他的亲弟弟兼室友海德看不下去开口道:“你该不会是对小莫有意思吧,杰基尔?”

杰基尔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海德会管莫德雷德叫小莫。然后才意识到好像海德说的有点道理。

……明天早上去道个歉吧……。


————————————————————————

对不起这么晚才发!!!生日快乐!!!!!!

我也不知到我在写什么对不起!!!!!!!

是一个美丽(bushi)群宣!
是苍骑xFGO的语c哦!
大家都超好!
然后我们准备开群戏
有没有小可爱愿意加群———?

今天的莫德雷德有点奇怪

对不起我又来不务正业了……
迦勒底日常
(幼稚鬼)咕哒子视角(这么八卦是我本人了)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杰莫向。私设有。
各种放飞自我。流水账注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迦勒底会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房间……





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顶着一头乱发向食堂走去。嗯,没关系,到了食堂拜托红A妈妈帮我梳头吧。这时我发现前面从杰基尔的房间走出了一个人。
嗯。是小莫。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现在6:20。
咦?小莫平时有起这么早吗?有点奇怪。

…………等一下……她是从杰基尔的房间里走出来的?!
这什么情况……?!!


好吧莫德雷德卿,你成功的激起了本咕哒极大的好奇心。
本咕哒打算光明正大地调查一下你到底怎么了!
嗯。光明正大的。


她的目的地看来也是食堂嘛。那就当作偶遇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我最近可能和闪闪他们相处的时间有点长……



食堂里相当清净。在这里的除了我和小莫,也就只有红A妈妈、布妈、赖光妈妈……等一下……怎么都是些有妈妈属性的从者啊???看见我这鸟窝一般的发型全都围过来了啊!


小莫看都没看我一眼,起身离开了食堂。好奇怪啊,她平时哪是这样的………?
我要追上她才行。

然而这只可能是空想。我好不容易挤出了这个“包围圈”,在门口又撞到人了……我看看……这不是(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豆爸嘛?然后是小童谣?
“我才不梳头!”试图逃出去的我这样叫着——在众目睽睽之下。
“这可不是淑女应有的行为哦?master!”小童谣凑了上来。
完了我走不成了……

这整个上午我都被围在食堂里,越来越多的从者都凑过来商讨如何打理我的发型这事了……然而我还是连小莫的影子都没看到。真奇怪,这么热闹小莫居然不来吗?


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哪知这已经中午了。我才不要回食堂去,只好翻出了我珍藏的零食边啃边散步。

啊,发现目标!我看到小莫了!真少见,她竟然在看书吗?嗯……她在看什么书……?嗯……这不是昨天我刚刚网购的骑士小说吗?!作为一名骑士,小莫真的会看骑士小说?!真是太奇怪了。
仔细观察一下,她竟然还把书拿反了。
这不是根本没在看嘛。
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懂了,小莫今天果然很奇怪。


如果去找杰基尔问问会不会好一些?但是那就少神秘性了嘛!我明明就是要调查他们两个的关系的。

就连今天的圆桌会议小莫都心不在焉的。好不容易看见她碰到杰基尔了,结果她竟然红着脸跑过去了。

到底是怎么了啊……超级奇怪……
果然小莫今天不对劲!让我再理理思路,说不定就能想清楚了!


【请期待续集】






—————————————————————————
放飞自我很开心的。是今天上课的时候胡思乱想想到的点子。
续集《今天的杰基尔也好奇怪》明天就写😄继续放飞自我不用在意。
幼稚鬼咕哒子想不到点子了 正思量着要不要让福尔摩斯先生出场………

今天真的超开心!
有小可爱陪我这个佛系红蝶玩游戏嗷!
带着人家去修机真好~
(ps:我d5用户名叫karma酱。今天的两位小天使看到的话能交个朋友嘛?~)

最近真的是病得不轻……
和朋友的对话越来越神经病……

同学:我假期去英国 想要啥我给你带
我:亚瑟!
同学:……我……我给你带把骨灰回来可好?
我:……我要誓约胜利之剑!
同学:………我拔不出来啊………………
同学B:你要把誓约胜利之剑拔出来了就不用回来了……

是杰克x杰克!
两位开膛手的愉快交流hhh
是很草的草稿 不要打我……
杰克大长腿真好。

不同的天空

杰莫向。
杰基尔x莫德雷德lily(也许可能大概或许应该是吧?)
灵感来自《不同的天空》(这么文艺的名字跟本文其实没多大关系……只是我不会起所以就用这个了……)
第一人称。ooc极其严重注意。私设如山。
厄塔森先生友情客串……。
若能接受,以下正文

——————————————————————————
今天,是我此生的第几个圣诞节了?我舒张着由于在实验室里呆了太久而僵硬的身体,走出了家门。
今年倒是没有像去年那样举办什么大的聚会,也没有什么惊喜,这是我早料想到的。没有客人,也没有什么五花八门的礼物,只有厄塔森送的几本精美的书籍罢了。不过没关系,知足常乐嘛,况且我也不喜欢总是那么热闹。
厄塔森约我出去吃了顿午饭,然后理所当然的付了钱。接着我回到家,请装修工人把我送给自己的礼物装上。这东西华而不实,但我实在很喜欢它。
我给自己买了扇彩色玻璃窗。

两个礼拜前,我在一个市场相中了它。这东西做工并不精细,中央是一块深红色的菱形玻璃,周边镶着一些八角形的,上面污迹斑斑。可是不知为什么,有什么东西在深深吸引着我。
我立刻把它买回家,请工人帮我装上。我把它安在书房正中间,换掉了以前那块。另外几块玻璃都比它干净的多,可我就是喜欢它。
我坐在书桌前,打算看看厄塔森送我的书。我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它。

第二天我又在实验室里坐了一天,回到书房便瘫倒在椅子上。我木纳的坐在那里。
待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盯着那扇窗户。它真是美轮美奂,非常养眼。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我一直想着它。当夜晚沐浴在它的光芒下时,这种想法愈发强烈。

然后,那件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大约晚上十点,我走进书房,弯腰拿书。我没有开灯,因为夜晚的光亮足够我看见要找的东西就在地上。突然,我感到脖子发麻,仿佛是被人监视着一样——我有这种直觉。
窗外是伦敦一如既往的雾夜,没有生气,仅有街灯发出的淡淡的黄光而已。没有月亮。
但是那块红玻璃却熠熠发光。
窗上的杂质不断变化着。
窗外有什么东西……有人……

是谁?谁在那里?我四处张望,身体不自觉地颤抖着。雨点重重地打在窗上。转过头,却发现红色的月光穿过玻璃照到房间里。那块红色玻璃,是干的。
抬头望去,在那红色玻璃之外,不仅是月亮,还能看到群星。但从别的窗户看出去的话,却只有伦敦的瓢泼大雨。层云密布。
新旧玻璃看出去的是,不同的天空。

我很恐惧。我望向红色玻璃外的月亮,后面有一堵矮墙。有一个黑漆漆的人影站在那里。那是一座异城。
我听见微弱的气语。是小孩子的声音。
“……先生。”那个声音说。
“你……是谁?”我的声音颤抖。
没有回答。我突然意识到,那是一座幽灵城罢。那孩子是徘徊于此的幽灵罢。
那个孩子向窗边走来,小小的手贴在窗户上。我看清了她的脸,一张恐惧而困惑着的脸。她最多也不过十岁。是什么使她在这里徘徊?
“这里是卡美洛,先生……。”她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小声的说。“我是莫德雷德,是王的孩子哦。”她的声音更小了。“是不被接受的孩子……”
莫德雷德……亚瑟王和其姐姐摩根勒菲的孩子吧。企图杀掉自己父亲并夺取王位的那位。真令人不敢相信,那个叛逆的骑士竟是这样柔弱的小女孩吗?
不对,这样的孩子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不知为什么,我如此确信这一点。她也有什么难言之隐吧。若有人指引,她也不会走向那样的未来吧……。
我想要为她引路。
我要试一试,全力一搏。
我要跳出窗外,向她跳去。但不只是这个原因。
如果我没能出去,那个世界的人……就会进来。
Fin.

———————————————————————————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写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杰基尔被我写的像个留守老人我对不起他……(我做好挨揍的准备了)
其实没有什么太多的cp感,而且这个貌似更适合写杰海?(但是我不会啊 那就杰莫吧……不要打我……)
想问一下大家还能接受吗…………

玩第五人格有感(其二)

我最常玩的角色是
———医生!
我每次最爱干的事是
————————拆!椅!子!

我的内心可能是个园丁………